<option id="wtksv"><source id="wtksv"></source></option>

    1. 
      

      <option id="wtksv"></option>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學天地 > 其他 > 正文

      深入生活|趙域舒:向南出!鞑筷懞P峦ǖ啦稍L札記

      來  源:重慶作家網    作  者:趙域舒    日  期:2023年12月8日     

      從果園港說起
      第一次來到果園港的集裝箱碼頭,我就被那一只只橙紅色的“鋼鐵手臂”深深震撼。
      它叫岸橋。智能中控室里的技術人員輕點鼠標、緩推操作桿,就能指揮幾百米外的它們,在海港直立式碼頭上,在五顏六色的集裝箱中,穩穩抓起一個個幾十噸的集裝箱,吊裝到集卡車上、貨場上……
      “這樣的智能化精準操作,每天會在果園港集裝箱碼頭進行數千次!比珖鴦趧幽7、重慶果園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操作部助理胡萬琪曾這樣自豪地說。在他看來,這僅僅是智慧港口建設的一個縮影,果園港確實是大有希望!
      而今的果園港,震撼我們的不只是那智能化的高速智能岸橋,還有那一列列火車井然有序裝卸著的件散貨平臺,那一輛輛汽車直奔滾裝輪船、滾裝商品車的碼頭;還有上游數百米,那大江奔流處的碼頭,正在進行投用前的緊張調試,單次起吊可達1000噸級的大件……
      火車,汽車,輪船,這正是果園港的特色——多式聯運。如果以果園港為圓心,以35公里為半徑畫一個圓,中歐班列重要站點魚嘴鐵路貨運站、重慶朝天門碼頭、重慶江北國際機場皆在這個圓中!拌F水公空”,東西南北,匯集于此,多式聯運,果園港也。
      東西南北:向東,通過長江黃金水道,聯通長江經濟帶各港口城市群,實現江海聯運;向西,通過中歐班列,連接西北、中亞及歐洲;向南,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鏈接東盟、南亞,同時輻射云貴川等地;向北,通過“渝滿俄”國際鐵路班列,聯通中蒙俄經濟走廊。
      也正因為如此,果園港已成為我市重點規劃建設的第三代現代化內河港口,按照“前港后園”功能布局規劃建設,實現了鐵公水多式聯運無縫連接,成為中國內河最大的多式聯運港和名副其實的港口型國家物流樞紐。
      向南的大通道
      曾經,擁抱海洋,對于重慶,對于果園港而言,只有一個路徑,那就是:向東。
      曾經,惟順江而下,方能擁抱海洋。
      巴西的錳礦石,澳大利亞的鉻礦石,智利的鐵礦石,都是由海路經長江黃金水道而來,到了果園港再通過水路、公路、鐵路等方式,發送至四川、貴州、云南等地。而重慶嶄新下線的長安、五菱汽車,也是一部分經長江銷售到沿岸的武漢、合肥、上海等地,一部分則經上海港發送到東南亞等地。
      后來,有了中歐班列。2017年12月,果園港首趟中歐班列發出,目的地——德國杜伊斯堡港。就在這一年,古老的長江黃金水道在重慶邂逅了嶄新的中歐班列,重慶獲得了第二種通向世界的方式。
      2018年11月,中歐班列再擴展,果園港又開行了至德國曼海姆港的班列,重慶的朋友圈越來越大。
      然而,深化陸海雙向開放,是否還有一條更快、更便捷的路,可以擁抱海洋?要打開一條怎樣的新通道,才能擁有全新的大格局?
      或者說,能否向南出海,以鏈接東盟的方式擁抱全球?
      這,不僅僅是重慶一直在思考的命題,廣西、貴州、湖南、海南等省也在思考。
      2017年4月,“渝桂新”南向通道試運行班列首發,2017年9月,中新互聯互通項目“渝黔桂新”南向鐵海聯運通道常態化運行,一條新的國際大通道建設揚帆起航。
      也是在2017年9月,甘肅班列首發;2018年9月,青海班列首發;2021年2月,湖南懷化班列首發;2021年5月,寧夏班列首發;2022年8月,新疆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中亞班列首發……
      2019年4月,印度尼西亞專列、印度專列先后首發;2021年12月,中老鐵路(成渝-萬象)班列首發;2022年4月,中緬印國際聯運班列(重慶-仰光-印度洋)首發,西部陸海新通道首次開辟直通印度洋新線路……
      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線路快速拓展的背后,是國家戰略與跨省合作機制的建立:
      2017年,渝桂黔隴四省區市成立省際合作共建機制,2018年青海、新疆宣布加入,2019年上半年云南、寧夏、陜西相繼加入;
      2019年8月,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《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》,標志著西部陸海新通道上升為國家戰略;
      2019年10月,西部12省區市、海南省及廣東省湛江市在重慶簽署框架協議,合作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;
      2021年8月,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《“十四五”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高質量建設實施方案》,提出“十四五”期間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的目標任務、實施路徑等;
      2022年7月,湖南省懷化市正式成為通道共建成員之一,標志著通道形成“13+2”合作共建機制。
      六年立志,大業始成。6年來,陸海新通道從無到有、從倡議到共建,由最初渝桂兩地合作拓展至國內“13+2”。▍^、市)共建的新格局,陸海新通道一步步“暢起來”“快起來”“優起來”,在互利共贏道路上高水平共建經濟大命脈。
      2023年3月24日,從重慶果園港開出了西部陸海新通道首列新能源汽車鐵海聯運班列,它滿載賽力斯新能源汽車從重慶兩江新區駛出兩天后,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順利抵達廣西欽州港。這批新能源汽車完成裝船后最終發往歐洲市場。
      賽力斯集團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合作最久,在這之前也曾選擇江海聯運,那時候需要考慮船期,泄洪關閘時需要排隊:“相比傳統水運,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鐵海聯運,能夠節約10天至20天時間,大大降低了企業運營成本!睆2018年起,賽力斯集團開始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輸汽車。截至2022年底,已發運整車及零部件超1萬箱,貨值約20億元。
      閃光的站點,閃光的未來
      大道向南,站點似網。
      對于西部陸海新通道來說,重慶除了果園港,還有沙坪壩的團結村鐵路場站,巴南區的重慶公路物流基地,江津珞璜的臨港產業城國際物流樞紐智能調度中心。
      2007年開工建設時,團結村所在地還是一片農田。2017年,中新南向通道鐵海聯運常態化班列(“西部陸海新通道”前身),在重慶團結村首發。從2017年48班到2022年1486班,西部陸海新通道重慶班列開行量增長超30倍,以通道為紐帶,聯動國內18省69市138個鐵路站點,輻射全球120個國家和地區的473個港口。
      位于巴南區的重慶公路物流基地,是重慶唯一的國家級綜合性樞紐級公路基地,也是西部最大的公路物流基地。從這里出發的西部陸海新通道跨境公路班車,一路向前,僅今年1月,累計開行488車次,總貨值達1.74億元,實現了“開門紅”。重慶跨境班車以物流基地為節點,開通連接東盟、中亞、南亞共11條運輸干線,逐步構建起一張“陸上絲綢之路”與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相互交融的國際運輸網絡。
      而江津珞璜的臨港產業城國際物流樞紐,有江津發往廣西欽州港東站的鐵海聯運班列,有到達老撾萬象南站的國際鐵路聯運班列,還有到達越南河內的中越公路跨境班列,以及經過瑞麗到達緬甸的跨境鐵公聯運班列。
      今年10月12日,西部陸海新通道貨單上又添一個新站點。在武陵山區深處的重慶秀山縣,首趟西部陸海新通道(武陵山)班列緩緩駛出站臺,抵達廣西欽州港后再經海運抵達越南、馬來西亞等國家。
      這些閃光的站點,對應著鐵海聯運班列、國際鐵路聯運、跨境公路班車三種物流形態,讓泰國的榴蓮、老撾的糯米、越南的巴沙魚、柬埔寨的香蕉等東南亞的特色產品更為快捷地進入中國市場,也讓寧夏的枸杞原漿和紅酒、新疆的堅果、廣西螺螄粉、貴州茶葉……越來越多的“中國產,中國造”,經新通道直達海外新市場,有的已成為當地新的外貿增長點。
      由于與東盟國家合作基礎不斷夯實,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的重慶,朋友圈不斷擴大:向西助力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,服務西部大開發,連接中歐班列,向東聯通長江經濟帶,向北以渝滿俄鐵路為抓手……重慶自身,更是不斷增強高端資源要素集聚運籌能力,優勢產業開始深度參與全球價值鏈分工體系,承接東部地區和境外產業鏈整體轉移、關聯產業協同轉移的競爭力也隨之增強。
      向南,向南,灑滿陽光的西部陸海新通道,正在通向閃光的未來!

      作者簡介


      趙域舒,筆名宇舒,中國作協會員,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,魯迅文學院第35屆高研班(翻譯家班)學員,重慶市作協翻譯創委會副主任。有報告文學、文學翻譯、詩歌作品發表在《世界文學》《十月》《詩刊》《人民文學》等雜志上,出版譯著《在冬日光線里》、長篇報告文學《社區書記謝蘭》、個人詩集《不再》、合集《廢墟上的樹》和編譯笑話集《老外其實也很冷》。曾獲第九屆“重慶文學獎”、首屆“巴渝新秀青年文化人才”稱號、兩屆重慶市重點文藝創作項目資助等。


      台湾佬中文网,热热久久只有这里有精品,欧美成人免费人免费